凌晨時分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鈴響嚇的我手腳發軟,
深夜或破曉的來電,總是響得十萬火急也叫人魂飛魄散的心慌慌。

結束通話後,突然想起N年前的凌晨三點鐘,
打報告整理筆記到夜半,赫然發現陪我十多年的家裏鑰匙不在它應該在的位置上,
熱鍋上的螞蟻心情,死馬當活馬醫的撥了通電話到白天翻滾一整天的電台,
凌晨三點鐘,電話響沒幾聲竟然有人接了起來,那時還沒有A控姊姊,宮燈姊姊也離我們太遠,
只記得聽到電台夥伴"喂"的時候又驚又喜,在他的幫助下找到了我心愛的鑰匙。

結束通話前很順便的寒暄幾句,雖然不在高壓緊湊的轉播訓練期間,
電台裡沒有人山人海,但還是有兩三位同學和學長姐在忙著,
不在同一處,但有種被陪伴的溫暖感覺讓我至今還是印象深刻!

凌晨一點鐘,聽說電台裡還有製作組和記者們在努力的產製作品,
有擔心但也讓我懷念起這一路走來的過程,
我們一起學習成長、憤怒生氣,交換著人生的某一部份,
我們認識彼此、了解自己,然後放肆的開心大笑,
我們執行著青春的年少輕狂,再依依不捨的互道再見,
如果重頭來過,我還是會有一樣的選擇。

新的一年,新的開始,希望我們都可以沒有遺憾或後悔的更好,無論那個方面,
For you all,還有在我魔掌下被折磨摧殘的小朋友們!

 

創作者介紹

minhess→牽著手一直走下去...

minh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